一百天的為所欲為

 

 

作者:烈烈风中

 

 

           (序) 开始倒数?死神降临 

 

 

 

  「如果你还剩下一百天的寿命,你想干什麼?」 

 

  这是一个相当无聊的问题,大家听了一定是一笑置之,因為大家绝对不会相 

信自己哪可能这麼衰,就剩一百天好活的。 

 

  可是,命运就是这麼爱作弄人,眼前这位男主角正面临著这个问题… 

 

  「这…这是真的吗……」男子面无表情,呆呆的问道。 

 

  「是的。」一个天真无邪的回答声,位在男子面前的一位女子如此说道。一 

看就知道不是个普通人,女子悬空漂浮在男子的面前,不过若不是这样,男子也 

不会相信她是死神… 

 

  一双大大的眼睛,像黑珍珠一般的明亮,配上一个粉红的樱桃小嘴,在略小 

的脸蛋上有著独特的稚气和魅力;因為飞在空中所以不知她的身高大约多少,一 

件大到盖超过脚的漆黑斗篷包覆著女子全身,就只差没拿著一个镰刀而已… 

 

  女子见男子仍是一脸茫然的模样,以為他不相信,於是从斗篷中拿出了一个 

黑色的书本,翻开后开始唸道:「您看哦……张政勛,十八岁,新历七十三年二 

月十五日出生,独生子,出生至今并无什麼大罪过,顶多就是考试作弊、未满十 

八岁却偷看色情漫画、小说、甚至还偷拿邻居家的内衣裤来自慰……」 

 

  「够了够了够了!」政勛见她把所有的秘密给说了出来,连忙制止道。 

 

  「这样您相信了吗?」依旧是一脸天真无邪的模样,女子微笑著问道。 

 

  政勛尷尬的苦笑著,所有的隐私全给眼前这位美女知道了,所幸她没有露出 

一脸鄙视的模样。他看著她手中的簿子,开口问道:「那本…写著我所有的事?」 

 

  女子用力的点点头,然后说道:「是的!这本就是记载著你的一生,不管你 

做了什麼,这书都会一一记载下来。」 

 

  「那……我真的要死了?」苦著脸,政勛真的希望女子能给他否定的答案。 

 

  「是的!你将会在今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的二十四时之前死亡,也就是一百天 

后。」很狠心的,女子的答案让政勛的心绝望了。 

 

 

  就这样,时间开始倒数一百天… 

 

  「………」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政勛望著位在电视上方的时鐘。 

 

  随著秒针不停的转著圈圈,政勛知道他的寿命也随著这一圈圈的转动在减少 

中。头一次,时间的流逝给他的感触是如此的深… 

 

  那个死神女孩则是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一会儿好奇的看著四周、一会儿又 

拿起政勛端给她的点心起来嚼著,还微笑的跟他说很好吃,政勛勉强挤出笑容给 

她看,随即又转头过去深深的嘆了一口气。 

 

  回想起女子的自我介绍,她说她叫白露雅,是第一百零一位死神。据她所说 

,死神原本就只有一百位而已,但她却是个特例;然而几百千年来的规矩又不能 

破除,所以天神决定要让这一百零一位死神来比赛。 

 

  (说什麼比赛…明明就是拿我们人命开玩笑嘛!比看看谁带走的灵魂最多… 

搞屁啊!神就可以这麼枉顾人命哦…)内心暗暗骂道,政勛心情坏到了极点。 

 

  岂料,露雅却突然抬起头开口道:「不可以这麼说哦,我们又不是强行将魂 

魄带走。死神的工作原本就是将阳寿已尽的人带走,而不是随便乱抓的哦。」 

 

  「你…你可以知道我在想什麼哦……」政勛吃惊的问道。 

 

  「对阿,『读心』是死神很基本的功课哦。」露雅得意的笑著说道。 

 

  (么受……)政勛只有无奈的摇摇头,这下连一丝隐私权都没有了… 

 

 

  ***  ***  *** 

 

 

  「你是说…我什麼愿望都可以实现?」政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见的, 

连忙又问了一次。 

 

  「嗯嗯!我会尽我所能实现你的愿望的!」露雅微笑的点点头。 

 

  就在政勛意志消沉之际,露雅突然这样说了出口。原来她看了所有名单后, 

知道政勛是今年最后一个死掉的人,更重要的是,政勛是第一个能够看到她的人 

,能看到死神代表政勛拥有很不错的灵力,如果能带上政勛这样的人给天神,肯 

定比带几个普通凡人还来得有用。 

 

  因此露雅希望政勛能够心甘情愿的跟她走,作為报酬,当然就是实现政勛愿 

望,让他了无遗憾的离开啦! 

 

  「你看我聪明吧!」露雅说著,自己都露出了得意自满的笑容,政勛望著她 

,心中颇不已為然… 

 

  「我只是觉得…满足我的愿望有何用?反正还不是都要死…」说出心中的话 

,政勛嘆息的说道。居然被人家当成比赛的致胜工具,谁会高兴呢? 

 

  「你、你的意思是我这方法不好囉…」好不容易想出的主意给泼了一桶冷水 

,露雅露出了无助欲哭的面容,斗大的泪珠登时在眼眶上打转著。 

 

  「啊…怎、怎麼会呢,你这主意很好啊,我刚刚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啦!」露 

雅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那带著些许稚气的可爱脸蛋使出哭功让政勛完全无法招 

架,赶紧手忙脚乱的安慰著。 

 

  「真的!?你也这麼认為吧,嘻嘻…」立刻转悲為喜,露雅像是受到夸奖的 

小女孩一样高兴的在屋子裡飞著,这情形要是让别人看见,一定会吓到人家。 

 

  (原来是个未成年的小丫头死神……)望著她的行為举动,政勛做出了这样 

的结论。 

 

 

  然后,距离露雅出现在政勛家裡的时间,又过了三个小时… 

 

  「这儿真的有吗…?」政勛用著满是怀疑的面容,张望著四周。 

 

  「真的啦,神是不能骗人的。」露雅知道他不信,赶紧解释道。 

 

  原来,说能实现愿望,政勛第一个愿望不用说,当然就是要钱、一堆花不完 

的钱,然而露雅却说变出一堆的钱会花很多力量,她突然要政勛外出,到一个地 

方拿钱,说那儿有很多的钱… 

 

  骑摩托车要出去,本来是要载露雅的,然而她却说用飞的就好,平常人看不 

见她,当下政勛便骑著摩托车,跟著她一起出去。 

 

  如果说是要到银行去拿钱政勛还可以理解,就算是抢银行反正她是死神也不 

怕会被抓,但奇怪的是,她却把他带到了一个相当偏远的乡下地区,一个竹林面 

前… 

 

  时间已经是晚上深夜一、两点了,政勛随著露雅的后头走入了竹林中,随著 

四周一根根的竹子随著风而摇曳,还发出了沙沙的声响,政勛心理不禁毛毛的。 

 

  (怕什麼!死神都在我旁边了,就算鬼出来也没什麼稀奇,不怕不怕……) 

拼命的安慰著自己,政勛小心的跟在她后头。 

 

  「到啦。」露雅突然的在空中停了下来,微笑的说道。政勛左看看、右看看 

,怎麼看都是竹子,哪来的钱? 

 

  「这裡啊!」露雅伸出手指著正下方,政勛顺著她的手往下看,只是个在平 

凡不过的土地,难不成土裡头有钱…? 

 

  「真的还假的……」实在不太相信土裡会有钱,又不是在挖古人留下的宝藏 

,政勛带著七分的怀疑,著手开始掘土。 

 

  手才刚一拨,意外的感受到土地有些鬆软,像是人家挖过一样,政勛突然的 

精神来了,搞不好真有人在这儿藏私房钱也说不定啊… 

 

  「喂…这应该是别人的吧,你们神准许偷窃吗?」一面挖著,政勛突然想到 

这问题,顺手问了出来。 

 

  「嗯?当然不准啊,可是这儿的东西说起来其实也不算他们……」露雅话还 

没说完,政勛的手已经接触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当下喜悦带著好奇的加快动作, 

要把东西给挖出来… 

 

  不久,一个黑色的大垃圾袋已经被政勛给挖了出来,光摸垃圾袋外头,政勛 

已经感觉到有一个个长方体型的「物体」装著整包,惊讶之际,同时也满是疑惑 

的表情。 

 

  「这儿怎麼会有这麼多钱…?」政勛怀疑的问道。 

 

  「嗯…这些钱是…」 

 

  「什麼人!?」就在露雅还没解释完的时候,突然的,政勛后方猛然冒出了 

男人的声音,政勛一惊,还没转过头去看时,只听得砰的一声,紧接著胸口就是 

一痛…… 

 

  「糟…!」露雅似乎给吓了一大跳,她迅速的伸手抓住政勛,紧接著一道闪 

光,政勛跟露雅就这样原地消失不见了…… 

 

 

----------------------------------- 

 

 

           (01) 第九十九天.死神卡